斯坦科维奇“日记”:塞尔维亚二十年足球变化

2010-06-25 08:23:04 来源: 新京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我叫斯坦科维奇,这是我的故事。在刚刚结束的世界杯小组赛中,我和我的球队塞尔维亚有机会将命运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但我们让澳大利亚带着一场胜利回家了。足球永远不是生活的全部。作为一个代表三个国家参加过世界杯的球员,我对这一切都能做到宠辱不惊。

代表三个国家参加世界杯,听起来是一段传奇。这并不意味着,我这个人具有多么传奇的色彩。从我的身上,折射出的是一个国家、民族,在二十年的时间内沧桑变化。足球应该让政治走开,但有多少时候政治真的与足球绝缘呢?

1 前尘往事

每一个在南斯拉夫成长起来的孩子,都记住了一部名叫《桥》的电影。影片中,那个稚气未脱的少年,站在泥浆里,背后子弹在飞。他一次次被射倒,又一次次挣扎着站起来,声嘶力竭地呼喊着伙伴的名字。年轻的脸上,泥浆、血泪交织在一起。

这就是典型的英雄,所有的少年都有着这样一个梦。足球成了英雄梦的延伸。与这个饱受战火洗礼的国家一样,南斯拉夫的足球历史也血泪交织。1960年和1968年,南斯拉夫两次在欧洲杯的决赛中折戟沉沙。世界杯上,同样伤痕累累,我们1930年和1962年两次在半决赛中喋血。

俱乐部同样命途多舛。贝尔格莱德红星队在1966年闯进了欧洲冠军杯的决赛,却被皇马蹂躏。13年之后,红星杀进了联盟杯决赛,这一次在南斯拉夫人淌着血的伤口上撒盐的是德甲的门兴格拉德巴赫。

2 疯狂夏天

当时间的节点来到1990年疯狂的意大利之夏,南斯拉夫人又一次将梦想装上了枪膛。如今,奥西姆已经很老了,20年前,他是南斯拉夫人梦想的寄托。两年前的夏天,由于脑梗塞,他住进了医院,将日本队主帅帅印交还给冈田武史。

“当我躺在病床上,度过一个个无眠之夜时,我在想两件事。我曾经两次击败皇马,这让更多的人知道我。另外一件事就跟1990年有关。”20年前的往事让他难以释怀。

那届南斯拉夫队风华正茂,“东半球马拉多纳”斯托伊科维奇坐镇中场,潘采夫、萨维切维奇和普罗辛内斯基为后世所铭记的“三个火枪手”崭露头角。16强对决,斯托伊科维奇连放两枪,撂倒了西班牙人。其中,决定胜负的一球来自于加时赛。

“我认为这场比赛意义非凡,因为西班牙一直都是足球世界的主导力量。我们与西班牙一样,拥有无数才华横溢的球员。这场比赛注定有人会永载史册。尽管没有这场比赛,也并不妨碍斯托伊科维奇成为一名伟大的球星。”说到自己的爱将,奥西姆永远不吝赞誉。

下一个回合,南斯拉夫遇到了阿根廷。彼时,南斯拉夫国内风雨飘摇,政治因素滋扰着这支球队。奥西姆懊恨纠结,“这本应是最伟大的一场比赛,却发生在一个错误的时间。有太多问题干扰着球队,让他们无法集中精力。”

斯雷科·卡塔尼奇在赛前几个小时找到奥西姆,告诉教练,他不希望在这场比赛中登场。他受到了威胁,一旦上场,他在卢布尔雅那的家人将命悬一线。奥西姆谅解了弟子,“我不可能不考虑这个而劝说弟子上场。”

故事的结局已经写就。那场比赛,一代球王马拉多纳罚丢点球,特诺格里奥步其后尘。南斯拉夫摸到了四强的门槛,但阿根廷门神戈耶切亚拯救了“潘帕斯雄鹰”,他接连扑出了博洛维奇和哈兹伯吉奇的点球,才华横溢的南斯拉夫队饮恨而归。

一年之后,我目睹了“三个火枪手”在欧冠赛场上的迸发。贝尔格莱德红星队的战车碾过了欧洲大陆,夺取冠军杯。荣耀如昙花,灿烂过后,迅速凋零。1992年欧洲杯,因国内战乱,南斯拉夫遭到禁赛,将参赛席位送给了丹麦,也成就了他们的神话传奇。

所有人都在问,如果没有政治纷扰,这支南斯拉夫队会取得怎样的成就?听听奥西姆的说法吧,在生死攸关面前,足球不值一提。“诚然,这支队伍比整个国家的情况好太多了。我不确定说这些话是否恰当,毕竟足球是足球,而生活是生活。足球就是一场游戏,它不大于生活。但很多人们被杀戮、国家横遭破坏,在这种情况下,再为这一代球员哀叹是一个错误的观念。如果没有这些因素,一切可能都不一样了。”

3 故国之夏

政治禁赛,让一代名将潘采夫的档案上只书写了一届世界大赛。再返回世界杯舞台时,斯托伊科维奇、萨维切维奇芳华己去。

米贾托维奇成长为那支球队的当家球星,也轮到我上场了。经过了六年的蛰伏之后,南斯拉夫对着世界杯高喊,“我回来了”。1998年法兰西的夏天,我很幸运地成为南斯拉夫队的一员。

但当时,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已经解体,克罗地亚、马其顿等宣布独立。会用左脚拉小提琴的苏克、普罗辛内斯基已经不在我们这个战壕中,成为了我们的敌人。当时,我们的主教练是桑特拉奇,我们都叫他桑尼。他后来去了中国执教,带领一支叫做山东鲁能的球队夺得了甲A联赛的双冠王。

巨星或芳华已逝,或披上其他战袍。但南斯拉夫仍不乏天才,有着“欧洲巴西”美誉的我们,小组赛就吓出德国队一身冷汗。我们在2比0领先的情况下,最后时刻被日耳曼战车逼平。进入淘汰赛,我们的对手是如日中天的荷兰。

“郁金香”同样是无冕之王。“冰王子”博格坎普领衔,阿贾克斯天才一代是中流砥柱。贝尔格莱德红星天才一代,与对手比起来,只能感慨韶华易逝。

不过比赛的过程,却证明南斯拉夫人从不会轻易低头。在90分钟的时间内,南斯拉夫与荷兰战成1比1。我们的当家球星米贾托维奇的点球狠狠砸在球门上,让范德萨目瞪口呆。但足球就是这样,第90分钟,戴维斯的一脚远射让我们品尝到了被绝杀的滋味。

失望写在每个人的脸上,斯托伊科维奇的伤心尤甚,“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们整场比赛都打得那么畏手畏脚。”除此之外,伤病和外界的问题同样困扰着我们。

几乎每次接受采访,我们都会被问到政治问题。队友尤戈维奇有些怒不可遏,“我们来这里是踢球的,而不是来处理政治事务。记者们的所有问题,全跟政治有关。”带着无数困扰,我结束了自己的第一届世界杯之旅。

4 内乱纠结

当时钟走到2006年德国世界杯,南斯拉夫联邦共和国已经不复存在。我的国家名称改成了塞尔维亚和黑山。就在世界杯开幕前,黑山宣布独立,随后塞尔维亚也宣布独立。但我们仍以塞黑队的名义参加了世界杯。

我当时已经在意甲豪门国际米兰站稳了脚跟,希望能够在世界杯上有更大的作为。但纷争从一开始就纠缠着我们。

当时我们队中两名黑山球员之一的武西尼奇受伤,当时的主教练佩特科维奇将前者的名字从23位参赛名单中划掉了。这个教练个性十足,在中国执教上海申花时,他就是这么固执己见。他将自己的儿子杜尚·佩特科维奇征召入队。但这在媒体中引起了轩然大波。最后迫于各种压力,杜尚自己主动放弃了参加世界杯的机会,我们队以22个人出现在了世界杯的赛场上。

除了这个事件之外,外界关于我们内部纷争的报道屡见不鲜。有媒体称,我在训练中与柳博亚拳脚相加,这是事实吗?柳博亚是这样说的,“我们的争吵无伤大雅。我们打架的报道完全是无稽之谈,我们还一块吃早饭呢。”

小组赛与阿根廷的比赛,我们被对手灌进了6个。教练在感慨,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这场惨败之后,队伍变得毫无斗志,草草结束了这届世界杯。与上一届世界杯一样,我们早已厌倦了关于政治的话题。

但适逢黑山独立,政治是怎么都绕不过去的。在结束了这届世界杯征程时,主教练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我是两支球队的主教练,在这种情况下踢世界杯比赛是非常困难的。”这句话的含义,我想不需要我过多阐释了,每个人心中都跟明镜一样。

5 三生有幸

过去的一个赛季,我所在的俱乐部创造了无上光荣。在穆里尼奥的统帅下,我们在意甲、意大利杯和欧冠中三线夺冠,成就三冠王伟业。

我似乎与三有缘。当我出现在世界杯赛场上时,我成为了第一个代表三个国家参加世界杯的球员。听起来,似乎有些匪夷所思。我这个人是悲剧吗?十二年的时间,尘事如白云苍狗,诸如南斯拉夫联邦等词汇,早早被埋进黄土里,永诀尘缘。

我个人的身上,体现了一个国家的变迁。当被问到这个问题时,我是这么说的,“代表三个国家参加世界杯,让我非常兴奋。这书写了塞尔维亚一段特殊的历史,也反映了这些年来,我们这个国家的历史变迁。”

我们的主教练安蒂奇也与我一样,充满了自豪感,“这些年来,无论是在足球领域,还是其他领域,塞尔维亚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塞尔维亚第一次作为独立的国家参加世界杯,让我们的球员们充满了自豪感。”

带着这份自豪感,我们击败了不可一世的德国,原本将出线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但在与澳大利亚的最后一场比赛中,我们未能把握住自己的机会,将胜利拱手相让。上半时,我的队友克拉西奇攻进一球,却被裁判判定越位在先。安蒂奇对于裁判的判罚大为不满,“是裁判让我们身陷绝境,而我们还应该被判一个点球。裁判,他本应该看见这一切。”

坐镇后场的维迪奇同样失望透顶,但他也承认,这就是足球。残酷,与足球本就是一朵并蒂莲嘛。无论结果如何,荣耀和骄傲与我们同在。而且,这一次我们不用再为回答各种政治问题绞尽脑汁了。

巴尔干,巴尔干,东西交陌黄粱怨。山川风雨碎苍庐,百载烽火都不散,可怜屡被强梁饭。

巴尔干,巴尔干,战地之花魂已断。可惜荒草遍山岗,黄昏血色和泪看,剩得一枝香和艳。

傅仲 本文来源:新京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哈佛学霸:"穷忙"的勤奋者有多惨?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体育首页